中共吉林市委組織部 | 江城黨建網
當前位置:首頁>吉林黨史人物

賀慶積

作者: | 來源: | 訪問:402 | 時間:2009-05-04

(1910—1998)

賀慶積,1910年11月出生于江西永新縣潞江區厚田鄉賀家村一個貧農家庭,其父賀仁義是一位忠厚、安分守己的半工半農的鋸匠。其母顔九蓮是位勤勞、善良的農家婦女。生有二男一女,賀慶積為長子。

由于生活貧困,賀慶積幼小時就幫助家裡做農活。撿糞、打豬菜。逢災年時,全家披星戴月、辛勤勞作,生活仍不得溫飽。因交不起地租,其父借債累累,為了還債其父母含淚把4歲的姐姐送人家當童養媳。

為了讓兒子日後有出息,其父母還是咬着牙、硬撐着把年僅7歲的賀慶積送進湯家坊村的私塾讀書。但隻讀了三年就因生活貧困所迫辍學,剛滿10歲的賀慶積跟着父親做工務農,幫助父母養家糊口。

在賀慶積11歲時,他的父親因患傷寒病離開了人間。從此沉重的生活重擔全都壓在年少、瘦弱的賀慶積肩上。為了養活重病的母親和年幼的弟弟,賀慶積背起父親留下的工具,當上了小鋸匠。終年頂着烈日、冒着嚴寒,奔波于山野村落,瘦小無力的手把一根根粗大的樹木鋸成木材,每天下來累得精疲力盡,才隻能拿回幾個銅錢,常常是吃不飽,穿不暖。

幼小的賀慶積倍嘗家中沒有頂梁柱的艱難和苦痛,倍感世态淡涼,常遭人欺淩和白眼。最讓他刻骨銘心的是父親病故後那年的大年三十,地主派人氣勢洶洶來讨債,一進門連罵帶吵,逼着他的母親還錢。他的母親苦苦哀求寬限時間,可狠心狗腿子不依不饒,到處亂翻,把家中唯一的一隻老母雞和破舊衣服全部搶走了,當他母親追出門外要奪回時,被狗腿子一把推進門前的池塘裡。當鄉親們把母親救出時已是奄奄一息了。在衆鄉親們的幫助下母親終于醒過來,一把将他們兄弟摟在懷裡,全家人哭成淚人。這件事在賀慶積幼小的心靈裡埋下了仇恨的種子。也由這件事,賀慶積開始思考為什麼會出現富人欺壓窮人的不公道、不平等的事情,心裡萌發了對人間貧富不均的仇恨,暗暗發誓:要鏟除以強淩弱、以富欺窮的不公道的社會弊端。

賀慶積雖居鄉村,并不孤陋寡聞。孫中山領導國民革命軍北伐、上海工人鬧罷工等一股股社會激流都随着外出謀生的人帶回小小的賀家村,流進賀慶積的心田裡。賀慶積時常到外面做工,走村串鄉也經常聽到大人們議論反帝大同盟、農民協會、井岡山出現共産黨專門組織窮人赤衛隊殺富濟貧等新鮮消息。

此時,賀慶積才15歲,他還不懂反帝反封建的含義,但他卻憧憬着家鄉外邊的大世界。有心去井岡山跟着共産黨一塊痛痛快快打土豪、鬥地主。可又牽挂着重病的母親和年幼的弟弟。隻好在心裡盼望着共産黨早日到來。

1925年初,永新縣出現了劉貞、劉作述、劉家賢、賀子珍、王佐、袁文才等革命知識份子和工農積極份子,他們在農村宣傳革命思想、組織農民協會和赤衛隊。這些革命思想的傳播,農民運動的興起,使賀慶積懂得了很多革命道理,看清了隻有起來鬧革命、鬧翻身,才有出路。

1926年賀慶積參加了“反對帝國主義大同盟”組織。由于他出身好,革命意志堅定,積極參加反帝反封建的農民革命運動,1927年春,永新縣黨的地下組織确定他為黨員發展對象,但賀慶積剛滿16歲未達到入黨的年齡,由共産黨人湯聘三、賀初發先介紹他加入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可以參加黨的活動,有表決權和發言權,當時叫“跨黨”。1928年9月轉為中國共産黨正式黨員,沒有候補期。

入黨後,賀慶積擔任本鄉少共支部書記、兼少先隊長。為黨做的秘密工作是:宣傳發動群衆、收集土豪劣紳反動武裝的情報,發展黨團員,壯大黨的隊伍。他白天一邊務農做工,一邊收集土豪劣紳、反動武裝保安隊的情況。他們有多少人、多少槍支彈藥,有些什麼活動等等。到了晚上,就把收集到的情報送給紅軍。無論刮風下雨,從不間斷。賀慶積把那些苦大仇深的兄弟姐妹組織起來,宣傳發動群衆。晚上,賀慶積親自刷寫标語,帶領積極份子到各村各鄉張貼革命标語。“打倒土豪劣紳!”“擁護共産黨!”“窮人要翻身!”這些标語口号像顆顆炸彈,引起轟動,群衆看了拍手稱快,土豪劣紳看了十分震驚。賀慶積就把這些在革命鬥争中湧現出積極份子發展為黨團員,經他介紹入團的有劉洪、湯庚明、湯晚嫒、湯享蓮。入黨的有周成桂、王清蓮、周彪、周志泰等。使黨團組織迅速發展壯大起來,給本鄉反動勢力極大的打擊。

為了進一步發動群衆,打擊土豪劣紳的嚣張氣焰。一天夜晚,賀慶積帶領幾個人喬裝改扮摸到當地土豪劣紳周富全家中,賀慶積抓住其父,警告他們不要再欺壓百姓,并抄了他們的家,把收繳的錢糧轉送到紅軍部隊去。支援了部隊,有力地打擊反動地主的嚣張氣焰,為窮苦老百姓出了氣。

1928年春,朱德、毛澤東率領紅四軍進入永新地區,革命形勢逢勃發展,反動勢力受到嚴重打擊,人民普遍組織起來,各鄉組織建立革命政權。4月,各鄉黨團組織開始由秘密轉為公開。這時湯家坊、下排洲、劉家裡、賀家裡、五家裡幾個小村組成一個小鄉,成立了蘇維埃鄉政府,由賀慶積擔任這個鄉的黨支部書記兼鄉政府主席,從此便公開領導農民打土豪、分田地,開展革命鬥争。長期受壓迫的苦難農民有了自己的土地,不再給地主當牛馬,打心眼裡感謝共産黨,都紛紛加入中國工農紅軍。

不久,又由20多個村組成個大鄉叫厚田鄉,并決定成立蘇維埃政府,年僅18歲的賀慶積被大家推選為第一屆蘇維埃政府主席。給鄉裡上千戶窮人當家,賀慶積感到身上的擔子不輕,面對衆鄉親們的期待和信任的目光,他向大家表示:“一定為勞苦大衆做好事,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不怕!”

同年6月,毛澤東、朱德調兵遣将,出其不意、在永新縣南鄉的龍源口、七溪嶺一舉消滅了進犯的贛軍兩個師。解放了永新縣城。為慶祝紅四軍首戰大捷和永新解放,紅軍和當地縣委決定在永新城召開慶祝大會。根據上級通知,賀慶積帶領本鄉暴動隊、赤衛隊、少先隊等群衆進永新城參加了慶祝大會。賀慶積第一次見到了毛委員、朱軍長。并聆聽了毛澤東講話,由衷地感到毛委員講的革命道理樸實而富有号召力。從此,他跟着共産黨鬧革命的信心更加堅定、幹勁更足了。

這時期,賀慶積深入各村更加廣泛地向群衆宣傳革命道理,組織發動群衆,擴大地方武裝,沒收土豪劣紳财産,開倉分糧,救濟貧農,積極組織全鄉青年參加赤衛隊去前線擡擔架、救傷員。使永新地區的蘇維埃紅色政權得到了鞏固和發展。賀慶積深受厚田鄉人民群衆的贊揚和擁護。

1929年5月,賀慶積奉命調任潞江區委常委、少隊部主任,協助區委書記段培欽開展工作。9月,黨為了培養軍事幹部,由各地選拔出優秀幹部到贛西南紅軍學校學習。賀慶積被送到該校第三隊學習,他有生第一次較為系統學習了軍事基礎知識、政治理論、部隊管理和訓練等方面知識。為他以後帶兵打仗奠定了一定基礎。

1930年4月,為發展地方武裝,賀慶積從紅軍學校調出,先後擔任江西省安福縣常委、少隊部主任、永(新)、甯(崗)、安(福)三縣暴動委員會特務營營長,永新縣西路赤衛隊支隊長,湘贛少共省巡視員、巡視團主任等職。賀慶積這段時間裡,他輾轉永新、甯崗、安福、湘贛山區等地,在鬥争環境十分艱險、生活條件異常困難情況下,不顧生命危險,為開辟黨的事業,在發動群衆、創建地方武裝、組織工農政權、發展黨的組織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由于敵人向我革命根據地進行瘋狂的圍剿,紅軍傷亡很大,需要補充和擴大,地方組織号召黨團員帶頭參軍,1932年12月,賀慶積在湘贛工作委員會積極報名參軍。被分配到紅八軍二十四師衛生部任文書兼支部書記工作。

1933年6月,根據中央軍委命令将紅八軍改編為紅六軍十七師,賀慶積被任命為紅十七師五十一團一營一連指導員。全連戰士大部分是紅七軍補訓改編過來的,全是廣西人,語言不懂,戰士個性強,有時很容易損害群衆利益和違犯軍紀。對此,賀慶積做了大量的政治思想工作,使幹部戰士逐步提高了政治覺悟,在執行戰鬥任務,打土豪、籌款等工作中都能遵守紀律、愛護百姓,在以後的參加分宜、九龍沖、土唐市、梅花山、潞田等比較大的戰鬥中作戰勇敢、頑強,經常受到師領導的表揚,成為五十一團的模範連。

1934年1月,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在博古、李德把持下,不顧湘贛蘇區被敵人“圍剿”的嚴峻形勢,命令湘贛主力紅軍十七師揮師北上,會合湘鄂贛的紅十六師向北行動,破壞敵人的基本運輸線——南浔鐵路,威脅南昌,吸引贛東敵人,配合中央紅軍的反“圍剿”作戰。接到命令後,紅十七師于1月下旬出發,開始了行程3000餘裡,曆時兩個多月的艱苦征戰。在蔣介石重兵的圍追堵截下,賀慶積率部随師長肖克發揚連續作戰的作風,沖破艱難險阻,穿越平原、丘陵,進入贛西北的高山峻嶺,向高安方向疾進。

賀慶積率部隊一邊行軍打仗,一邊宣傳發動群衆、組建基層政權,動員青年參軍。每到村鎮,率部搗毀國民黨的區鄉政府和食鹽公賣處。這是國民黨反動派專為封鎖革命根據地而設立的,老百姓買鹽定量,如多買都按“通匪”論處。一路上,賀慶積率部隊懲處了反動貪官污吏,砸了公賣處的牌子,把鹽和糧食分給當地群衆,受到窮苦老百姓的歡迎和擁護,不少青年都紛紛來加入中國工農紅軍。

按中央軍委的部署,部隊繼續北上,向南浔鐵路進發。部隊日益遠離根據地,孤軍深入、環境險惡,蔣介石惱怒堵截失敗又繼續派兵圍追,沿河布防、依險設關。時值寒冬,幹部戰士為躲避敵人的飛機轟炸常常是夜行軍百餘裡,時常搞不到給養。賀慶積率部身先士卒、頂風冒雪、忍饑挨凍、風餐露宿,先後又在黃沙、漫江、龍門廠、沙市進行幾次大的戰鬥,2月中旬.進入指定地點馬回嶺車站。随即組織部隊毀壞鐵路沿線,沒有工具、沒有技術,他就帶領大家用手扳、石頭砸,絲毫沒有破壞作用,反而引來守衛鐵路沿線敵人的三面合圍。師長肖克果斷決定放棄破壞浔南鐵路計劃,跳出敵人包圍圈,并命令賀慶積所在團負責掩護主力撤退。賀慶積帶領一連在前沿陣地上打退了敵人多次瘋狂進攻,鼓勵戰士堅決頂住、絕不後退,親自率領戰士反沖鋒,直至主力安全轉移,才率部邊打邊撤,在這次戰鬥中賀慶積身負重傷,但他咬緊牙關,拖着傷口化膿發燒的病體,忍着劇痛拄着棍子,堅定地跟随部隊渡過汩羅河、攀登連雲山脈,最後返回湘贛蘇區。在黃江醫院治療兩個月傷愈後,仍回五十一團一營一連任政治指導員。

由于王明機會主義路線,中央紅軍屢戰失利,根據地越打越小,第五次反“圍剿”失敗,湘贛蘇區中心已被敵人占領。為了實行戰略轉移,紅六軍團奉命西行。1934年8月,賀慶積随軍團從永新城出發,在敵人圍追堵截的困難中,途經桂東、桂陽,連續突破了敵人四道封鎖線,後輾轉來到黔東地區。這期間,賀慶積被提升為五十一團參謀。他率領偵察人員抓俘虜、偵察敵情,了解和掌握敵人行動路線。10月,受中央軍委的命令,紅六軍團與賀龍、關向應率領的紅三軍團在黔東印江縣的木黃會師,紅三軍恢複紅二軍番号,經整編後,紅二、六軍團統一由賀龍、任弼時、關向應領導,統一行動,重進湘西開創根據地。賀慶積在進軍中勇猛作戰,随部參加龍家寨戰鬥,打垮敵人12個團,俘敵2000多人,取得會師後的第一個大勝利。紅軍聲威大震,乘勝連克桑植、大庸、永順等縣城,開始了創建湘鄂川黔根據地工作。

1934年11月,在賀龍、肖克直接領導下,賀慶積随師大部奉中央之命開始東征,牽制敵軍,掩護中央紅軍通過敵湘黔封鎖線,突圍西征。他們在浯汐河殲敵一個旅,直驅湖南腹地,攻占澧州、津市、桃原,兵圍常德,威脅長沙。牽制敵人10個師,緻使中央紅軍乘機突破封鎖,順利到達貴州遵義地區。12月下旬,賀慶積随師部勝利返回根據地。

紅二、六軍團東征,打破了敵人的戰略計劃,蔣介石氣急敗壞,于1935年2月調集湖南、湖北正規軍10萬,對我湘鄂川黔根據地開始大規模圍剿。賀龍又親自指揮部隊反圍剿,并采取了積極防禦的作戰方針,率師轉到外線作戰。實行了第二次東征。賀慶積随部隊先在大庸縣候坪打了一仗。4月,又接連參加陳家河、桃子汐、招頭寨、胡家溝、闆栗園等戰鬥。并攻占了澧縣、石門、慈利。又取得了反圍剿的勝利,賀慶積所在團、營幹部均有犧牲。他前赴後繼、幾次臨危受命,連續提升為營長、團參謀長、團長。闆栗園伏擊戰就是賀慶積剛提升團長後,随即率團投入戰鬥。他率團冒着敵人火力側擊,搶占南山制高點,激戰半天,殲敵1000餘人,敵師長被當場擊斃。軍團長表揚他是“旗開得勝、馬到成功。”這一時期,賀慶積在軍團首長賀龍、肖克、關向應、任弼時等領導下,參加了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戰鬥,在戰鬥中他勇敢頑強、沖殺在前,與戰士們浴血奮戰。不僅得到了極大鍛煉,逐漸成長起來,而且從軍團領導身上學到不少軍事指揮的戰略戰術,為他日後能夠成為優秀的指揮員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35年11月,紅二、六軍團離開湘鄂川黔根據地北上長征。長征前期,賀慶積所在團是師部的最有戰鬥力、一直擔負着阻擊、掩護主力部隊的前衛團。在千難萬險的長征途中.他表現堅定、機智、勇敢。特别是在湘黔交界的晃縣玉屏與敵人何建部隊的戰鬥中,敵人摸到指揮所,把正在指揮五十一團與敵人搶占山頭陣地的賀慶積撲倒,他機智地将敵人甩在地上,跳出指揮所,一邊射擊一邊後撤,在王震的掩護下,壓住敵人火力,堅定地跑回部隊。賀龍曾表揚他:“好同志,打得勇敢、打得堅決。”賀慶積率團沖過層層封鎖線,經湖南、貴州、雲南、西康,渡澧水、烏江、金沙江,又爬雪山,過草地,艱苦跋涉近一年,終于在1936年6月在甘孜縣與紅四方面軍勝利會師。長征後期,賀慶積被任命為紅十七師師長,擔負着後衛任務。沿途的糧草都被先行部隊吃光,連野菜都挖盡了,部隊進入絕境。在空前艱難困苦的環境中,賀慶積英勇奮戰,不怕犧牲、忍饑挨餓,以頑強的意志走完長征之路,于10月底勝利到達陝北。

1936年11月,黨組織把賀慶積送進紅軍大學培養、深造。他聆聽了朱總司令講的《中國革命史》,劉伯承講的《戰備與策略》等軍事課程。使他提高了對黨的正确路線的認識和對張國濤錯誤路線思想鬥争的水平。

1937年抗日戰争全面爆發。8月底,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賀慶積學習未畢業就被調至賀龍為師長的八路軍一二〇師三五九旅七一八團任團長。随即奉命留在陝甘甯邊區保衛黨中央。9月,賀慶積又改任七一七團參謀長。奉命率部到崞縣一帶擴兵,在地方黨組織幫助下,經過廣泛地宣傳發動,僅1個月就擴編兩個團,命名為崞縣團,也稱賀陳支隊。賀慶積任支隊長,陳文彬任政委,後又改稱為七一九團,賀任團長。10月,賀慶積率團随三五九旅東渡黃河,奔赴前線,轉戰山西、河北各地。他率團多次深入敵後打擊日寇,襲擊過日軍占據的長辛店,搗毀了永澱河橋上的日軍炮樓,懲罰了喬子成漢奸部隊,沉重地打擊了敵人氣焰,多次受到上級的表揚。

1938年9月,在旅部指揮下,賀慶積帶領全團到雁北地區開展抗日活動,當時日本侵略軍已經占領了鐵路沿線的城鎮。賀慶積以靈活的遊擊戰對日寇進行襲擾、伏擊、牽制,重點破壞其交通運輸,斷其“血脈”。他還充分依靠當地黨組織和廣大群衆,抓住戰機主動打擊敵人,積小勝為大勝。賀慶積率團一到雁北就積極向群衆宣傳黨的抗日統一戰線政策,組織群衆武裝,很快就得到了地方黨組織的大力支持和各階層人民的擁護。中共雁北地區黨組織在各方面給予提供方便,還派出敵後武工隊,深入敵心髒偵察,主動為他們提供情報,10月21日,雁北敵後武工隊情報稱:“日軍積極調集重兵、籌運武器彈藥,企圖多路圍攻晉察冀邊區”。賀慶積得知敵情後,立即召集團領導幹部共同研究決定,選擇有利地形打個伏擊戰,堅決粉碎敵人對我邊區根據地的進攻。賀慶積親自向旅部請示,王震旅長指示他們周密部署、隐蔽企圖突發攻擊、打殲滅戰。賀慶積立即主持召開團的軍政委員擴大會議,傳達指示,讨論、研究、部署作戰方案,要求各營迅速作好戰前準備。賀慶積還與團領導深入到各營、連作戰前動員和檢查準備工作。10月27日下午4點,賀慶積率團出發避開大道,沿着崎岖山路急行軍,28日拂曉到達預定地區邵家莊、張家灣之間的咽喉要道,賀慶積立即部署部隊利用天然屏障有利地形迅速構築隐蔽工事、溝通通信聯絡,設觀察哨,工兵排布設地雷,給敵人設置一個大長口袋,等敵人來鑽。上午10點鐘,敵人車隊終于開進設伏的“口袋嘴”。當敵人13輛車駛進布雷區,自發雷爆炸了,拉線雷也一個個拉響了。日軍頭一輛汽車被炸翻了,其他車有的起火了,有的企圖掉頭逃跑,又被後面汽車攔腰頂撞,整個敵人陣地亂作一團。賀慶積适時地命令輕重機槍一起猛烈射擊,投放排子式手榴彈。整個伏擊地段都被我軍控制着。打得敵人血肉橫飛,死傷慘重。賀慶積看時機已到命令司号員吹沖鋒号,号令全團向敵人沖殺過去,與敵人展開白刃戰肉搏。經過半個小時的刺刀拼殺,共殲敵300餘名,擊斃日軍旅團長常岡寬治少将,繳獲敵短槍100餘支、輕重機槍10餘挺、各種子彈10餘萬發。邵家莊伏擊戰的輝煌戰果,有力地支援了兄弟部隊的反圍攻作戰。上級領導對這次伏擊戰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受到了八路軍總部的通令嘉獎。一二〇師賀龍師長、肖克副師長也發來電報表揚了七一九團打了個漂亮的伏擊戰,并把它作為典型戰例載入軍史之冊。三五九旅旅長王震還親自到醫院看望戰鬥負傷的同志,并給參戰的幹部、戰士每人發了兩塊銀元,以資鼓勵抗日有功。

1939年初,日軍對冀中根據地發動了第三次大規模圍攻。黨中央為了鞏固冀中這塊戰略根據地,粉碎日軍的陰謀,決定調一二〇師去冀中,其任務一是對日軍作戰,二是幫助冀中軍區新建部隊整訓和建設。1939年春,旅部命令正活動于魯冀一帶的賀慶積率團速回師部接受新任務。賀慶積率七一九團到達師部所在地阜平王快村後,師長賀龍立即召見賀慶積和團政委陳文彬,親自面授任務是把津南自衛軍地方武裝改造成真正的人民軍隊,壯大我們的隊伍。師部決定将七一九團與津南自衛軍合編,合編後用津南自衛軍的番号,由原津南自衛軍的張仲翰任司令,賀慶積任副司令。七一九團的一部分幹部也要降為副職使用。

賀慶積不僅能夠從抗日大局出發,以黨的全局利益為重,堅決執行師領導決定,而且對合編後的這支部隊建設、訓練付出了大量的心血。部隊改編後,幹部、戰士的思想問題較多,原七一九團是八路軍的正規主力團,連以上幹部都是長征過來的,多年來轉戰各地,打了不少勝仗,戰鬥力強,所以一些幹部、戰士對取消原番号、降職使用、改稱為津南自衛軍不服氣。津南自衛軍的幹部、戰士也有怕受排擠、不被重用等思想波動。為了使改編後的部隊團結一緻、共同戰鬥,賀慶積同其他團幹部一起,對部隊進行了大量的、深入細緻的思想教育工作。他首先召集團黨委會,給大家反複強調合編的重大意義,要求幹部黨員帶頭服從命令、顧全大局,嚴守紀律,起模範作用。然後,賀慶積還同連以上幹部逐個談話,鼓勵大家要團結,互相學習、互相幫助,共同為一個目标奮鬥。經過層層動員學習,大家很快解除顧慮,統一了思想,全團上下齊心協力投入部隊建設、訓練工作中去。

在對部隊營、連人員、武裝力量配備進行适當調整基礎之上,賀慶積狠抓了部隊軍政訓練。為了提高幹部戰士的軍政素質、增強戰鬥力,賀慶積把部隊帶到北潭莊進行軍事整訓。賀慶積對原津南自衛團部隊戰士已養成散漫拖拉的習氣采取先松後緊、循序漸進的訓練方法,并在政治思想上加強教育,使他們對我軍的宗旨、建軍原則等有了更深刻的認識。通過艱苦的訓練,幹部戰士提高了軍事素質和政治素質,增強了戰鬥力。保證了各項任務的完成。

同年9月,賀慶積奉命率滓南自衛軍參加了合編後的第一次戰鬥——陳莊戰鬥。在戰鬥中,賀慶積沉着、機智地指揮津南自衛軍同仇敵忾,英勇抗擊,連續打退敵人多次瘋狂進攻。保證了主力部隊将敵人全部殲滅,取得了重大勝利。這是一次著名的戰鬥,打出了軍威,充分顯示合編後軍政訓練的成果。受到了晉察冀軍區和一二〇師的表揚。

1940年2月初,賀慶積奉命揮師冀南,參加了讨伐頑固派石友三部戰役。他與三五八旅密切配合、協同作戰,把該敵大部殲滅,殘部驅逐到黃河以南。

1940年8月,為了粉碎日軍對華北我軍的全面進攻,八路軍總部決定集中主力百餘團,向華北敵交通線和據點發動大規模進攻戰役。這就是著名的“百團大戰”。賀慶積率津南自衛軍作為主力團參加了這次曆史著名戰役。根據上級部署,賀慶積率部南渡滹沱河,進至平山縣以西的洪子店、溫湯鎮地區,開展遊擊戰,打擊日僞軍。

同年秋,賀慶積奉命率津南自衛軍勝利回師陝北,進駐米脂縣。回歸一二〇師三五九旅建制,恢複七一九團番号,賀慶積任副團長、兼任米脂縣城防司令。擔負保衛黨中央和陝甘甯邊區的任務。當時,蔣介石政府積極反共,消極抗日,不斷制造軍事磨擦,米脂縣仍由國民黨軍隊控制,還設有他們縣黨部和政府。賀慶積在米脂縣與各階層廣泛接觸,建立了良好的群衆基礎,同國民黨頑固分子開展鬥争。将國民黨部一小撮頑固分子趕跑,使米脂形成了軍民一心、團結抗戰的大好局面。

抗日戰争初期,雖然實現了國共合作,但是國民黨頑固派卻在暗中勾結日本侵略軍,對我陝甘甯邊區實行軍事包圍、經濟封鎖,給邊區的黨中央、部隊和人民在生活上造成了極大困難。為了粉碎國民黨反動派的經濟封鎖,黨中央号召邊區軍民掀起轟轟烈烈的大生産運動。1941年底,賀慶積率團随王震旅長開赴南泥灣,投入了全國全軍聞名的大生産運動之中。賀慶積和全團幹部戰士一起開荒山、打窯洞、吃野菜、頂風雨、戰天鬥地,把一個雜草叢生、野獸出沒的荒山川變成了魚米香的好江南。

1942年2月,組織調賀慶積到延安留守兵團高級研究班學習。兩個月後,又轉入中央黨校一部學習。10月,學習還沒有結束,又任命賀慶積為留守兵團三八五旅參謀長。接到命令立即赴任,告别了延安,來到駐紮在隴東慶陽城的三八五旅報到,又開始了新的屯墾戍邊的戰鬥生活。

三八五旅駐防的隴東,地處黃土高原,土地貧瘠,氣候惡劣,常年刮黃風。賀慶積和旅長王維舟在這種艱苦環境裡,帶領指戰員一幹就是三年。他們一方面警戒國民黨的胡宗南、馬步芳部隊,保衛黨中央、毛主席,保衛陝甘甯邊區不受敵人侵擾。一方面墾荒屯田,開展練兵整訓。為了進一步擴大旅部農業生産,1943年春,賀慶積帶領部分機關幹部戰士到離慶陽城七八十裡的北山屯墾開荒。北山腳下是一條荒山野嶺,蒿草叢生、荊棘遍地、滿目荒涼的山溝。賀慶積帶領的機關幹部,初到人煙絕迹的地方掄镢開荒,開始感到畏難和不習慣,賀慶積為此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給幹部戰士講述在王震旅長帶領下進軍南泥灣的故事,鼓勵大家向惡劣的環境作鬥争。并以身作則,帶領大家披荊斬棘、向沉睡的荒山進軍。沒有住處就搭草棚,打窯洞。沒有農具就到各處收集廢鐵自己動手鍛造。賀慶積還帶領大家向最難開墾但土質肥沃的狼牙刺地挑戰。當時雖已屆耕種季節,但春寒抖峭,大地仍積着幾寸厚的凍土,賀慶積帶領大家頂風冒雪,披星戴月上山開墾。雙手磨出了血泡,他仍然咬牙堅持,沒有休息一天。多一份辛勞,多一份成果,在他帶領下每人每天能開墾一畝多荒地,到春播前共開出近千畝耕地。山上山下、梯田層層,坡地連片,及時播種上了小麥、谷子、玉米、大豆等農作物。這一年屯墾的土地獲得了豐收,秋天打下的糧食,除了自給還上交了不少。

他們還利用秋末冬初、五谷歸倉的季節,大搞部隊建設,開展大練兵活動。主要是練刺殺、射擊、投彈和近迫作業四大技術。在戰術訓練中,以班排動作、夜間戰鬥、河川戰鬥以及森林等特殊條件下的作戰為重點。提高了部隊全面作戰的能力。

早在1940年,賀慶積在三五九旅七一九團任副團長時就被選上了“七大”候補代表,因戰争局勢緊張“七大”延期召開,1945年4月,賀慶積赴延安參加了舉世矚目的中國共産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期間,他和代表們一起聆聽了毛主席《論聯合政府》的政治報告,劉少奇的《關于修改黨章》的報告,朱德的《論解放區戰場》的報告,以及周恩來、任弼時、陳雲等重要發言,并認真進行了讨論。從而使他更加認識到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正确路線的偉大,全黨空前的團結一緻,是我們奪取新勝利的根本保證。

會議後期,賀龍司令員親自找賀慶積談話,告訴他中央為了開辟湘贛邊區,配合大反攻,迎接抗戰勝利,決定成立“南下支隊”第二梯隊,調他回三五九旅邊開會邊參加“南下支隊”第二梯隊的組建工作。5月,第二梯隊組建起來了。包括三五九旅兩個團警備一旅和幹部隊,共有7000餘人,成立了臨時指揮部和軍政委員會,賀慶積任總指揮部的參謀長兼第二支隊參謀長。

“七大”剛閉幕的第二天。毛澤東、賀龍以及中央首長來到延安機場,親自為南征的全體同志送行。賀慶積這一天是值星官,他整理隊伍後向毛澤東報告,請求指示。他懷着抗日必勝的堅定信念,率部踏上南征之路。離開晉西北,經延長、延川、清澗、綏德等縣,進入河南境内時,時局發生了重大變化,日本宣布投降,中國人民的抗日戰争終于取得了勝利。同時,正值連日瀑雨、洛河漲水,部隊強渡未成,便電請總部同意,暫留豫南一帶,後又請示中央同意,轉移到豫北,在太行軍區劉伯承、鄧小平指揮下攻克濟源和孟縣。這時,南下支隊接到中央電示,令三五九旅就地輕裝急速轉赴東北。南下支隊臨時指揮部和軍政委員會立即在孟縣開會決定,組成先遣幹部隊,由賀慶積和張啟龍帶領80多人組成,騎馬先行,部隊随後向東北進發。賀慶積和張啟龍率先遣隊于10月初從太行山麓出發,披星戴月、晝夜兼程。途經冀南、冀中、山海關,換乘火車到沈陽,向東北局報到。

1945年10月下旬,東北局書記彭真召集賀慶積等先遣幹部會議,在聽取彭真關于東北形勢和黨中央争取東北的方針和今後的任務的報告之後,被分配到吉林省開辟工作。12月27日,賀慶積與張啟龍、袁任遠帶領40名幹部乘火車抵達長春。當即就投入緊張而複雜的接收日僞政權、組建軍區、擴軍、收集武器浮财等工作中。11月10日,東北局發出通知,成立中共吉林省工作委員會和吉林軍區。賀慶積被任命為工委委員、吉林軍區第二副司令兼參謀長。在長春市賀慶積面對的是十分複雜而困難的形勢。首先是整個長春城市以至吉林、延吉等地由蘇軍實行軍事管制,總司令部設在長春。根據《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蘇聯政府承認國民黨政府對東北接收權。我黨和軍隊不準公開挂牌。其次,國民黨為“和平劫收”東北,在長春設立了東北行營和保安長官司令部,幾百名“接收大員”雲集長春。東北行營指揮各地國民黨部網羅日僞殘餘,公開挂出國民黨牌子,宣傳國民黨是正統,搞起了地下軍、先遣軍、挺進軍,組成國民黨強占東北的别動隊。相反,我們黨在吉林省的基礎很弱,潛伏下來的地下黨員不過二三十人,前期随蘇軍進駐各地的原抗聯幹部戰士也隻有四十餘人。黨中央派過來的大批幹部尚未到達,我黨在群衆中影響很小,而且廣大群衆對黨也不了解。在這種敵、我、友三方面特殊的複雜鬥争形勢下,賀慶積抓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建軍、擴軍和整軍工作。賀慶積利用周保中抗聯的合法身份一同去與蘇軍最高司令部商談建軍等事宜,征得蘇軍的支持。經過賀慶積和周保中多方努力,據理力争,蘇軍隻好采取既不公開支持,又為我們提供一些方便的态度和作法。根據蘇軍意見,在周保中司令員的安排下,賀慶積帶領部分幹部,脫掉軍裝,換上便衣住進長春市原僞滿獸醫學校的大院裡,隐敝地開始組建吉林軍區司令部的工作。賀慶積先是組建司令部機構、配備幹部,司令部内設作戰、偵察、通訊、管理四個科。同時,開設了軍區電台和成立特務連。

司令部組建後,正當賀慶積滿懷信心地開展擴軍工作的時候,局勢發生重大變化。由于國民黨到處網羅各種反動勢力,在軍事、政治、文化等方面開展反革命活動。他們依仗着與蘇軍有正式外交關系和以“蘇中友好同盟條約”為借口,無理要求蘇軍把我們從長春趕出去,由他們“名正言順”地接管東北。他們經常制造事端,動辄向蘇軍提出抗議、聲明。蘇軍經常找周保中、賀慶積查問情況,賀慶積每天都要應付蘇軍查問和國民黨搗亂破壞。最後,蘇軍不得已下令要求我們必須撤出長春。在急劇變化的新形勢下,省工委、吉林軍區遵照東北局指示,采取了相應的緊急措施。1945年11月19日,賀慶積率吉林軍區司令部随省工委一起撤出市區遷往長春郊區拉拉屯。

面對嚴峻的局勢和艱苦的條件。11月21日,省工委在拉拉屯召開了擴大會議。賀慶積參加了省工委成立後的第一次重要會議。大家在一起分析了形勢,總結前段工作,研究、讨論了适應新形勢的對策。統一了思想,确定了“廣占中小城鎮和鄉村,發動群衆、建立根據地”的工作方針。部署了集中力量抓建軍、擴軍、整軍和剿匪、建政工作。會議結束後,賀慶積立即貫徹落實省工委會議決議,把建軍、擴軍、整軍工作做為一項緊迫的重要任務來抓。首先是有領導有計劃在全省範圍内展開。他把軍區大部分幹部派到各縣,以加強擴軍的組織領導工作。當時提出一個口号,叫“一縣一團”。經過一個階段的艱苦工作,建軍、擴軍進展很快,到11月底,軍區部隊總數達到2.3萬人,擁有步槍一萬支。其中多數是貫徹積極慎重的方針擴建的,符合黨的建軍原則,部隊成份較好。但也有一部分是采取招兵買馬的方式組建的,緻使大批日僞時期的軍、警、憲、特和國民黨地下軍乘隙混入我們部隊。部隊很不鞏固,叛變、逃亡的事件時有發生,教訓極為慘重。為了扭轉建軍、擴軍中出現的問題,賀慶積協助周保中主持吉林軍區做出決定:“擴大部隊工作,因存在着幹部缺少、槍枝不足、吃飯穿衣困難等問題,基本上停止。當前主要任務是鞏固部隊。”并提出鞏固部隊六項措施。為此,要求各部隊必須加強政治教育,分清敵我友。大量發展黨員,成立黨支部、健全政治機關,認真解決好幹部問題,培養和掌握幹部。當各地收編部隊不斷出現嘩變,縣委書記和幹部接連被殺時,賀慶積心急如焚,又以吉林工委和吉林軍區的名義于12月30日發出了《關于堅決徹底消除黨政軍中奸細、壞分子的命令》。“命令”中說:“在我們大量擴軍中,曾因圖數量不圖質量,的确混進了不少國匪奸細分子;而某些老幹部的麻木不仁,優柔寡斷,又給予敵奸細以可乘之機,以緻九台、公主嶺、長嶺、乾安、敦化、蛟河、農安以及獨立支隊等處的嘩變事件不斷發生,我們一連失落懷德、乾安、長嶺幾個縣城,被拖跑六七千部隊,四五千槍支,那些部隊的某些老幹部遭受犧牲,這是深切的慘痛教訓!”命令各級黨政軍部門領導親自動手,進行徹底清理,“發現奸細分子,必須毫不遲疑地堅決逮捕,做到一個不留”;“對不可靠的動搖分子,必須堅決清洗出去”。賀慶積不隻局限于一般性命令,還組織軍區領導分别深入到各部隊了解情況,在實踐中采取了果斷處置的措施,幫助解決一些實際問題。他先後到興隆堡、雙龍台、雙陽等地去調查情況,當他了解到雙陽縣新編的獨立營部隊幹部成份嚴重不純,政治上不可靠的情況時,一邊立即給軍區領導周保中、張啟龍寫信彙報情況;一邊籌劃清理整編方案。在軍區領導周密安排、派萬毅部隊一個連協助下,賀慶積利用早操給他們訓話之機,收繳了他們的全部槍支。然後,經過逐人審查,把國民黨派進來兩個頭頭槍斃了,有些成份不好的發給路費遣散回家。把較好的戰士編入軍區警衛連和萬毅部隊中。經過短期的清理整頓,部隊已從2.3萬人減少到1萬餘人,吉林軍區所屬的部隊日益鞏固起來,并及時投入剿匪和鎮壓反動勢力的鬥争,為保證新生的民主政權做出了重要貢獻。

在抓建軍、擴軍的同時,賀慶積又多方采取辦法,解決部隊的武器裝備問題。随着新部隊的迅速擴大,人數劇增,急需大量的武器彈藥、裝備、資财。為此,賀慶積采取了靈活策略,想盡辦法。先是與蘇軍正面洽談,要求把日本投降後東北各地留下的大量武器、裝備移交給我們。遭到蘇軍拒絕後,賀慶積又采取“鑽空子”、“先斬後奏”、要不成就派部隊到下邊半要半拿的辦法。賀慶積派供給部鄧洪、鄧飛去偏遠地區的小型倉庫,能接收的就想辦法接收過來,對于散存在各地的武器裝備,想盡辦法收集集中儲存起來;對于蘇軍接管控制較嚴的大型軍用倉庫,則采取“明要暗偷”的辦法,他們與蘇軍看守倉庫的下級軍官和警衛人員搞好關系,講明我們的困難和實際需要,征得他們的同情。在經他們默許之後,就利用晚間到倉庫去“偷武器”。經過一段時間努力,搞到了大批的武器、彈藥、藥品和軍用裝備,陸續送到了岔路河、煙筒山、桦甸等後方儲備起來。有了大量的武器裝備,擴建部隊就有了雄厚的物質基礎。在後來的擴軍、剿匪、争奪長春戰鬥中,這些武器裝備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1946年1月下旬,東北局在海龍召開會議,貫徹東北局關于區劃變動、吉林省工委與吉遼省委合并的決定,宣布在吉林省工委和吉林軍區的基礎上組建吉遼省委(亦稱東滿分局),将吉林軍區擴建為吉遼軍區(亦稱東滿軍區)。2月初,吉遼省委、吉遼軍區從岔路河轉移到磐石鎮。根據東總指示,軍區部隊進行了整編,新組建了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旅,即是吉遼軍區的主力部隊,也受東北民主聯軍總部指揮。吉遼軍區根據賀慶積本人再三提出下基層鍛煉的請求,任命他為二十三旅旅長。

自1946年3月中旬開始,蘇軍從沈陽及其以北的中長路沿線各大城市陸續撤出回國。東北局遂遵照中央指示,向東北全黨全軍下達《關于東北大會戰的部署》,确定了“全力控制長、哈兩市及鐵嶺以北之長春路與中東路全部”的方針,決定由吉遼軍區擔負奪取長春的任務。4月8日,賀慶積參加了省委、省軍區在卡倫鎮召開的參戰部隊軍事會議,會上總指揮周保中具體部署戰鬥任務和戰前準備工作。軍區還按進攻方向,把參戰部隊臨時編為西南、東北、東南三路縱隊。賀慶積為東南縱隊司令員、鄧飛為政委,他們作戰地區是大同廣場南段斯大林大街以東和長春大街以南。主要攻擊目标是南嶺、南關大橋、火車東站、拉拉屯軍官學校、僞财政部、專賣局、新京特别市立醫院、市中心的市政府大樓。軍區要求4月13日下午2時,各路縱隊必須到達指定地點集結。會議結束後,賀慶積立即與政委鄧飛共同研究組建東南縱隊。其構成是,延邊警備一團、二十四旅七十一團、敦化警備二旅五團和軍區炮兵營以及永吉、磐石、伊通三個縣大隊。

4月14日,蘇軍撤出長春後,國民黨從蘇軍手裡正式接管了長春市政。我軍三路縱隊進入市郊,打響了掃清外圍的戰鬥。賀慶積指揮東南縱隊的三個團,在二道河子、南嶺地區開始攻打敵人外圍防線。黃昏前,東南縱隊占領了長春的拉拉屯、淨水廠等軍事要地,為攻打市區掃清了障礙。15日拂曉,賀慶積命令分割圍殲固守在南嶺的敵第五團。迅速占領工業學校、農學院、理科院後,又命令部隊沿斯大林大街向北推進。長春是日僞統治者經營多年的僞滿“首都”,街道寬闊,高樓林立,明碉暗堡,星羅密布。在戰鬥中,賀慶積親臨前線,密切注視戰局的發展,根據複雜多變的戰情,随時發出戰鬥命令。穩穩地駕馭着東南縱隊作戰區域戰鬥的進程。當他接到延邊警備一團在沿斯大林大街向北推進時遇到大陸科學院守敵頑強抵抗的報告時,他機智、果斷地命令部隊集中火力壓制敵人,組織部隊進行反攻擊。組織幾次爆破組也未能湊效,傷亡很大時,賀慶積又決定把縱隊集中使用的幾門炮調來向大陸科學院進行轟炸。随即命令火力組的機槍同時開火。敵人的火力點啞了,警一團團長樸洛權立即組織爆破組向大樓沖擊,終于将守敵擊潰,全部投降。在賀慶積指揮下,東南縱隊經過晝夜浴血奮戰,先後攻克南關商市、新京特别醫院、大陸科學院、萬字會大樓等據點,直逼大同廣場。4月18日,參加攻奪長春的三路縱隊的主力,各經多次激戰之後,都挺進到市中心大同廣場周圍。三路縱隊奉命協同作戰,奪取僞市府、僞警察局、廣播電台大樓後,将長春守敵的最後一個堡壘——僞中央銀行大樓四面包圍起來。

敵防守司令部即設在廣場西北角的僞中央銀行大樓裡。它是一座堅固異常的花崗岩建築樓。裡面駐着武裝精良的“鐵石”部隊幾千人。清晨5時,總部命令三路縱隊一齊向銀行大樓的敵人發起攻擊。敵人憑借着大樓有利地勢,負隅頑抗,戰鬥異常激烈艱苦。賀慶積躍出指揮所,沖到民康路,高喊道:“同志們不能後退,堅決頂住敵人!”警一團團長樸洛權帶頭向敵人猛撲過去,在廣場上與敵人展開了激烈的白刃格鬥。敵人被頂住,戰鬥達到了白熱化,敵人前進不得,後退不成。突然,一顆炮彈在他的前方爆炸,頭部被重重一擊,鮮血從他的左眼窩淌了出來,昏迷過去。經過各縱隊主力的欲血奮戰,幾分鐘後,終于攻占了敵人盤踞的最後一個據點銀行大樓,長春獲得解放。東南縱隊副司令員、敦化警備二旅參謀長吳恒夫、延邊警備一團團長樸洛權在戰鬥中壯烈犧牲。

長春争奪戰是東北民主聯軍取得的第一個重大勝利,它不但為四平保衛戰提供了可靠的後方基地,從而阻滞了國民黨的瘋狂北犯,為創建北滿根據地争取了時間,創造了條件;同時也為我軍攻打大城市提供了寶貴的作戰經驗。長春争奪戰顯示了賀慶積出色的、純熟的軍事指揮才能,他不僅擅長指揮遊擊戰、伏擊戰、殲滅戰。而且還掌握正規戰,不愧為我軍傑出的軍事指揮員。在長春争奪戰中賀慶積表現不怕犧牲、臨危不懼、勇往直前同敵人進行殊死搏鬥的英雄氣慨。吉林人民永遠不會忘記他為解放這塊土地所做出的重大貢獻。

賀慶積受傷後被送進吉林市作了左眼摘除手術。術後,組織送他到延吉休養。4個月後傷口剛剛痊愈。賀慶積就急忙返回老部隊三五九旅擔任副旅長。組織上考慮他身體還沒有完全恢複正常,旅黨委決定讓他在旅部主持機關工作和勃利附近的剿匪任務。其餘旅領導一律去邊緣區剿匪。經過幾個月的圍剿土匪大部分被殲,匪首帶殘兵敗将,在深山密林中到處逃竄。11月下旬,剿匪前線把罪大惡極的匪頭謝文東抓獲。旅部研究并經上級批準,将謝文東押到作惡最多的勃利縣進行公審。1946年12月17日,召開公審大會,賀慶積代表部隊講了話,當地群衆都拍手稱快,感激部隊為民除害。槍斃匪首謝文東,大滅了胡匪的嚣張氣焰,增強了人民群衆與胡匪作鬥争的信心,加深了群衆與共産黨民主聯軍的感情。接着剿匪捷報頻傳,各股匪首先後被活捉。

1947年2月,第三五九旅改編為東北民主聯軍獨立第一師,師長劉轉連、政治委員晏福生,賀慶積任副師長,直屬東北民主聯軍總部領導。随即按東總之命,在九台以西阻擊長春援德惠之敵,佯攻德惠。繼而又奉命在餓虎泉、布海擔任破壞鐵路橋梁、電杆、工事任務。1947年夏,賀慶積率獨立一師參加了東北民主聯軍開展的夏季攻勢期間,他率師進行了三次較大的戰鬥,其中,殲敵二十一師,繳獲了大量物資。其次是在大台山、長春飛機場,鉗制新一軍,配合主力殲滅敵八十八師、九十一師,取得了夏季攻勢的偉大勝利。

1947年8月,以獨立第一師、獨立第三師、東滿獨立師編成東北野戰軍第十縱隊,獨立第一師改編為十縱二十八師,賀慶積任師長。同年秋,賀慶積率部參加了東北民主聯軍發動的秋季攻勢。

1948年初,東北民主聯軍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賀慶積任東北人民解放軍十縱隊二十八師師長。率部由吉林進入遼甯,在開源附近整訓,為解放全東北作準備。9月,遼沈戰役開始,我軍圍困錦州,為阻止駐沈敵軍增援,賀慶積奉東總命令陳兵繞陽河。

1948年10月,錦州解放,沈陽之敵企圖突圍南下與遼西之敵會合。二十八師在完成了以機動防禦誘廖耀湘兵團西進的任務之後,奉命在黑山、大虎山一線設防阻擊該敵,以保障主力部隊由錦州地區回師北上東進。

黑山、大虎山是沈陽南下錦州的必經之路。黑山城東是一片高地,其中101高地最為險要,東可控制黑山縣城,西扼沈山公路。因此,這裡勢必成為敵我争奪的要地。賀慶積率領二十八師全體官兵克服重重困難,在黑山構築起一道道隐蔽式、野戰式工事,嚴陣以待敵人的到來。

10月24日上午,黑山阻擊戰打響了,敵207師與三個旅向101高地發起猛攻。堅守高地的八十四團二營連續打退敵人三次沖鋒。第四次進攻敵人采取,地面用炮火轟擊,空中有飛機猛炸,将高地的工事摧毀過半,我軍傷亡慘重。八十四團二營四連一排的指戰員全部犧牲,101高地和北面的62.8高地同時被敵占領。師長賀慶積與師幹部商量決定啟用預備隊八十二團,不惜一切代價奪回101高地。當日傍晚,八十二團經半小時浴血奮戰又奪回101高地。但形勢仍然十分嚴峻。賀慶積一面命令各部連夜趕修工事,一面連夜召開師黨委會,分析敵人明天會更加瘋狂轟擊101高地,提出了重點防禦的措施,最後賀慶積向師黨委提出在城東高地方向設立師前方指揮所,加強對101高地的作戰指揮,并請求師黨委批準他到101高地去指揮戰鬥。大家都同意建立師前方指揮所,但對賀師長親臨前方指揮十分擔心,因城東高地隐敝能力差,戰鬥異常激烈有危險。賀慶積向大家誠懇地說:“我是全師的軍事主管,必須承擔重任。我是這支部隊老同志,幹部及各方面情況熟悉,作戰經驗多,親臨一線指揮作用會更大些。”經賀慶積堅持和師黨委讨論,終于同意賀慶積意見。

25日清晨4時,賀慶積帶着4名參謀和幾名警衛、電話員以及一部小總機,組成了一個小型指揮機構,跑步穿越城東北的河道、公路,來到位于92高地的隐敝部,設立了師前方指揮所。然後,他立即召集營以上幹部碰頭會,簡短傳達昨晚黨委會決定,對該團提出了周密的戰鬥指導。

上午8時,随着山崩地裂的爆炸聲,敵人二個炮兵師,一個重炮旅集中向101高地進行狂轟濫炸。頓時,濃煙滾滾烈火團團,飛鳴的彈片、沙石飛向天空。高地的工事幾乎蕩然無存。敵王牌軍新六軍一六九師攻上來了,連續發動四次攻擊。賀慶積親臨高地指揮作戰,命令各部注意隐敝,保存戰鬥力,發揚堅守近戰的優勢,打好争奪戰,八十二團全營指戰員打得頑強、勇猛,并沒有被敵人瘋狂所吓倒,沉着應戰,單等敵人靠近了再打,敵人被迫滾下101高地。午後,敵人采取了新戰術,派出部隊從高地的南北兩測迂回偷襲過來。情況對我軍非常不利,發現敵情後,賀慶積當即決定,必須在敵人未發起新的攻擊之前,将這兩股敵人消滅,以保證我陣地後翼的安全。賀慶積命令師參謀通知八十二團組織預備隊出擊,消滅北面迂回之敵。派八十二團輪訓隊去消滅南面偷襲之敵。經過我軍猛烈反擊。10分鐘後就将南北兩測偷襲敵人打退。然後,立即撤回101高地。敵人迂回偷襲失敗後。又糾集了兩個團的兵力,向101高地再次發起進攻。堅守高地的八十二團的二營隻剩下百人左右。下午4時,賀慶積下命令讓其撤出陣地。陣地再次失守。整個高地防線又一次出現危機。為了奪回101高地,賀慶積又組織兩個團一個營的兵力,于傍晚6時再次向101高地發起猛攻,戰士們分數路沖上高地,開展近戰,僅用半個多小時奪回了101高地,其餘高地也重新回到我軍手中。

經過兩晝夜的血戰,二十八師完成了阻擊任務,使廖耀湘兵團南逃的夢想成為泡影。這時整個遼沈戰場發生了重大變化。我軍主力繼續進入黑山、大虎山一線,使廖耀湘兵團完全陷入了重圍。

26日我軍開始全線反擊,賀慶積又率一營迅速猛地向潰退的敵人追擊,直至将敵軍二〇七師一個團全部殲滅。這次戰鬥就是曆史上著名的“黑山阻擊戰”,它為錦州戰役和遼西會戰的勝利赢得了戰機,二十八師受到東北野戰軍總部的通令嘉獎。

随着黑山阻擊戰的勝利結束,11月2日遼沈戰役宣告結束。東北全部解放。之後,賀慶積又率部參加了平津戰役,直到北平和平解放。

1948年11月,東北野戰軍第十縱隊改稱第四十七軍,二十八師改稱一三九師,賀慶積仍任師長。

19494月,賀慶積奉命揮師南下,7月,一三九師為先頭部隊,首攻湖北宜昌,戰鬥異常激烈,我軍缺少重型武器,賀慶積指揮部隊與敵人血戰,終于殲滅宋希廉的防守部隊,解放了宜昌。

9月,總部任命賀慶積為江西軍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他接到調令當即乘船日夜水陸兼程,向江西挺進。于10月20日抵達闊别16年的故鄉江西南昌。

賀慶積到任後,為家鄉人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剿匪平亂。根據省委關于剿匪決定,制定了剿匪方案,要求各部隊要打主動仗,勇猛進擊,打殲滅戰,把土匪一股一股地消滅掉。發動全軍上下通力合作,軍民齊動員,經過5個月的緊張戰鬥,殲滅土匪3.5萬餘人,活捉重要匪首200餘人,基本上完成剿匪任務,安定了社會秩序,為開展土地改革和恢複發展生産創造了基本條件。

在江西,賀慶積很重視軍隊整頓、訓練和地方武裝建設等方面工作。軍區組建時間不長,幹部少、水平低,不适應新形勢下任務的需要。為了提高幹部軍事、政治水平,積極協助司令員陳奇涵在軍區舉辦幹訓隊、參訓隊,輪訓在職幹部。他和軍區首長常到輪訓隊去做報告、講課,言傳身教和了解情況,解決各種實際問題,使幹部素質迅速得到了提高。

在江西工作期間,賀慶積不顧眼疾的病痛,經常堅持工作,為保衛和建設新江西,嘔心瀝血,成績斐然,赢得了江西人民的尊敬和愛戴。為了培養造就更多更高的現代化高級軍事人才,1952年8月,黨中央決定送賀慶積進入南京軍事學院高級系學習。他特别珍惜黨給予他的學習機會,認真聽講、潛心鑽研、幾乎沒有休息日,在南京軍事學院結業時,他獲得院長劉伯承頒發的“學習成績優異”獎章。他不僅用一隻眼睛,堅持打完三年解放戰争,而且用非凡的革命毅力全面系統掌握了現代化軍事技能,為我軍正規化、現代化建設奠定了雄厚基礎。

1955年3月,中央軍委任命賀慶積為遼甯省軍區司令員、軍區黨委副書記、書記。他在主持遼甯省軍區工作的13年當中,他認真貫徹黨中央、中央軍委關于軍隊建設的一系列指示,深入基層調查研究、指導工作,為我軍的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做出了卓著的貢獻。賀慶積剛到任時,遼甯省軍區剛剛合編、組建,領導幹部少、工作繁重、組織機構要調整、幹部要配備、部隊要根據中央軍委指示實行四薪制,許許多多問題和工作都急需去解決,賀慶積憑着多年的豐富的領導工作經驗,在繁雜衆多的工作中很快就抓住了過渡時期的部隊正規化、現代化建設這個總綱。他知道隻有抓住這個總綱才能做好各項工作。他是從抓部隊實行軍官服役條件、實行軍銜條例這項工作入手的。首先,對軍區所屬單位要按新編制做到定員定位,對超編人員不能授銜者要作妥善處理。然後,在此基礎上,又親自組織了對軍區4000人授銜人員的評定、考核、審批工作。對每人都作出軍銜鑒定,提出評定級别意見、在評定中要求主管部門特别注重掌握黨的幹部政策,積極認真、慎重細緻,反複衡量、左右比較,力争做到公平合理,實事求是。通過評定,全軍上下面貌一新,團結奮進,部隊逐步走向正規化、現代化的軌道。

遼甯省是我國的重工業基地,有60多公裡海防線,2000多公裡江防線,恢複時期美蔣飛機時來竄擾,特務不斷潛入策反,蓄謀進行破壞。賀慶積指示公安邊防部隊在江海防線上要點設卡百處,日夜警惕、張網以待,嚴密監視敵特的動向。命令内衛部隊為全省百個以上重要的政治經濟目标站崗放哨,防止敵人的破壞。僅1957年邊防部隊捕獲内潛外逃特務、反動分子110名。查獲反革命分子數10人,破獲犯人暴亂陰謀120起。為保衛海防、維持社會治安、為社會主義建設創造一個安定環境做出突出重大貢獻。

除此之外,賀慶積對部隊後備力量民兵的建設工作十分重視。他針對民兵工作的問題,及時提出克服忽視民兵工作的傾向,一直把它作為軍區全面性的重點工作來抓。他抓得認真、細仔、具體,為了加強黨委對民兵工作的領導,明确提出了省軍區司令部、政治部要成為名符其實的民兵司令部。賀慶積還經常到軍分區、縣武裝部檢查工作,每次去不僅聽取民兵工作情況的彙報,還要到先進或後進單位考察、蹲點。發現先進經驗及時總結推廣,遇到問題及時幫助解決。1958年大辦民兵組織的同時,一些地方曾出現以民兵組織代替生産、教育、體育組織、集中食宿,強迫命令等脫離群衆現象。對此,賀慶積立即下令整頓,連續兩年結合整社整頓了民兵組織,糾正了這種傾向。對不符合條件和超齡民兵也作了清理。從而使民兵走向了健康發展的道路。

賀慶積每年都主持召開全省民兵代表大會或民兵工作會,表彰先進單位和個人,互通情況、交流經驗。凡是省軍區召開有關民兵工作重要會議,賀慶積都要出席,并親自做報告或講話,講得有理論有實踐,重點是分析時局和形勢,啟發民兵提高警惕,加強戰備觀念。講述黨的發展曆史,鼓勵民兵學習毛澤東軍事思想,宣傳民兵工作必須堅持勞武結合的原則,引導民兵搞好生産軍事訓練。

由于賀慶積的重視和領導,省、地、縣三級軍事機關的領導親自動手主抓這面工作,使得遼甯省的民兵工作在五十年代得到突飛猛進的發展。據不完全統計,全省民兵人數由180萬增加到890萬,其中,基幹民兵由63萬增加252萬,共編176個民兵師,1600個民兵團。

在遼甯省委的領導下,賀慶積和省軍區一班人大搞民兵師的成績和經驗,深得總參、總政的稱贊和鼓勵。1960年4月上旬,在北京召開全國民兵代表大會,遼甯在大會上發言介紹經驗的就有11個典型。1965年省第二次民兵代表大會,受到獎勵的典型就有200個,有些典型在全國都有影響。

“文化大革命”期間,賀慶積曾因是賀龍的部下而遭受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殘酷迫害。從1968年就被停止了工作,一直閑置十年之久。但他始終堅持實事求是和堅持黨性原則,堅信黨總會有一天把問題澄清的,粉碎四人幫後,中央軍委任命賀慶積為沈陽軍區顧問。他不顧年老體弱,仍勤奮地我軍的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而工作着。

1982年,賀慶積響應中央軍委号召,主動提出退出領導崗位離職休養。但他仍關心軍隊建設,關心黨和國家的前途。仍以頑強的毅力戰勝疾病的同時,積極響應黨中央提出搶救老同志頭腦中“活資料”的号召,親自整理重大戰役、戰鬥和重要曆史資料,總結各個曆史時期我黨我軍重大方針政策的曆史經驗以及個人參加重要戰役的經驗教訓,此外,還親自撰寫了《憶賀龍》、《闆栗園伏擊戰》《邵家莊伏擊戰》《争奪長春之戰》、《黑山阻擊戰紀實》、《懷念敬愛的王震同志》、《劉伯承在紅六軍團》等20多萬字的回憶文章。其中,有一部分文章在黨史刊物上發表,有幾篇還收入各類簡史叢書。為了給黨史和軍史提供翔實可靠的曆史資料,賀慶積還根據多年的日記資料,整理、編輯出版《賀慶積回憶錄》約30萬字。在撰寫中賀慶積曾多次累病住進醫院。但仍堅持完成編寫工作,實現了多年的夙願。為黨為人民留下了珍貴的曆史資料和寶貴的精神财富。為宣傳我黨、我軍的光榮曆史和優良作風做出最後貢獻,表現了共産黨人為共産主義事業奮鬥不息的高貴品質。

賀慶積曾當選為中國共産黨七大、八大代表,政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常委,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55年被授予少将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1988年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

賀慶積同志一生謙虛謹慎。勤奮好學、自強不息。與其共過事的同志都交口稱贊,他因家庭貧困隻讀過三年書,參加革命後在頻繁的行軍、作戰間隙中堅持讀書、堅持寫日記,努力學習文化、學理論、學軍事。不僅從書本裡學、而且善于從實踐中學。他跟随過賀龍、劉伯承、王震、肖克等老将軍,并在他們親自指揮下,打過無數大仗、硬仗、勝仗。每次戰鬥結束他都在日記本中總結和記錄着各位領導崇高的思想風範、高超卓越的指揮才能,以及對他的思想影響程度。不難看出他的虛心好學,謙虛謹慎的思想作風。也正因這樣,他的思想修養、文化水平,指揮才能都有很大提高。以緻他入南京學院學習時,用非凡、驚人的毅力,全優的成績獲得了大學文憑,這是他一生努力奮鬥、孜孜苦學的碩果。

賀慶積不僅自己努力學習知識,還十分尊重知識份子、尊重人才,每到一處都大膽使用知識份子,使得工作局面很快就能打開。他常常對人講自己出身貧寒,從小放牛、扛活,沒讀過多少書。可是革命事業需要有文化的人,要歡迎更多的知識份子到他所屬部隊工作。長征到陝北後,部隊擴編,他領導的所在三五九旅七一九團就吸收了一批當地進步學生當兵。他們經過戰争鍛煉考驗,成為無産階級的先鋒戰士。1941年賀慶積率團駐米脂時,他多次親自到民主人士李鼎銘先生府上拜訪求教,并通過李先生團結了一批愛國人士,把米脂的抗日救國運動迅速開展起來。

賀慶積同志是一名能征善戰的猛将,深受賀龍、劉伯承、肖克、王震等老将軍的信任和器重,并多次受到他們的表彰。在他七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做過軍事、政治、黨務工作,他搞過大生産、組織過敵區農墾、正規化的軍隊建設……無論在哪個崗位上,他都沒有辜負黨和人民的重托,出色地完成了曆史賦予他的重任。

1998年11月12日,賀慶積同志逝世,享年89歲。

賀慶積為中國人民的革命和建設事業苦苦奮鬥了一生。在長期的革命生涯中,他幾十年如一日,對黨忠心耿耿,為革命努力拼搏,他的革命精神、崇高的品德和優良作風,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吉林人民将永遠懷念他。

    原載中共吉林市委黨史研究室編著《中共吉林市黨史人物(三)》,東北師大出版社,1999年出版

下一篇文章:李儉珠
上一篇文章:伍晉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