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吉林市委組織部 | 江城黨建網
當前位置:首頁>吉林黨史人物

伍晉南

作者: | 來源: | 訪問:608 | 時間:2009-05-04

(1909—1999)

伍晉南原名伍晉蘭。1909年出生在廣東省興宇縣新圩大山鄉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那正是軍閥混戰,豪紳掠奪,哀鴻遍野的年代。由于連年混戰,橫征暴斂,窮苦人過着衣不遮體,終年不得溫飽,牛馬不如的日子。伍晉南的降生給家中缺吃少穿,度日如年的父母增添幾分憂愁。為了他能有一條活路,忍痛将他賣給别人。

收買伍晉南的人家并不富有。父親是常年在外做藤椅的工人,每年寄回二三十元錢供家使用。生活主要靠母親種地維持。盡管貧困,望子成才的父母還是把他送入本村私塾讀書。伍晉南從七歲開始一邊放牛,一面讀書,直到14歲入區高小學習。

1924年,廣東軍閥王任環在五華設立軍官講習所招收學生。15歲伍晉南被親鄰伍名卿(其子在王任環部下任團長)保送到講習所受訓。訓練三個月時,國民革命軍東征打到五華,軍官講習所向平遠敗退,他乘機跑回家中。第二年從區高小畢業,渴望求學的伍晉南很想繼續讀書,因父親去世,家中無力供給學費,他便自己活動求得祠堂和親朋的幫助,終于得以進入縣立中學讀書。

1926年即在縣立中學學習的第一年,伍晉南受革命思潮的影響,學習了《共産主義ABC》,參加了由黨領導的擇師運動。學生運動将昏庸無能的校長張伯吳推翻,成立了由學生組織的教務委員會,他被選為委員。同年11月由伍俊光介紹加入共産主義青年團,并且參加了冬季在汕頭召開的廣東潮州、海、陸、豐勞動童子團代表大會,階級覺悟和對革命認識有了很大提高。回到興甯後更加積極地參加各種革命活動。

1927年4月,由興甯縣立中學黨支部介紹伍晉南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産黨。7月,風起雲湧的湖南農民運動波及到興甯。興甯縣暴發了農民暴動,伍晉南擔任暴動隊的交通員,從此走上革命征途。

暴動後,伍晉南随隊伍出發,進入到雞鳴山(興甯、梅縣交界地方),成立工農讨逆軍,他任讨逆軍的宣傳員。由于敵人不斷圍剿與進攻,讨逆軍于1927年冬解散。當隊伍失散時他正負責帶管三個土豪藏在群衆家裡,因為環境險惡,無法隐敝,他将土豪放走,回到家裡,與黨失去了聯系。

大革命的失敗,并未動搖他的革命信念,他在參加革命活動中革命思想得到了深化,他認識到隻有共産黨才能救中國。他不畏敵人的白色恐怖,積極尋找組織。三個月後,1928年春經黨員馮憲章介紹到梅南任小學教員。到梅南後,梅南區委書記熊光與他談話,指出他的錯誤,并決定留黨察看三個月。他毫無怨言地接受了組織的審查。1928年6月,察看期滿後恢複了他的黨籍被區委派到白少支部任書記。10月調任梅南區委書記。1929年4月,伍晉南到五華縣委任巡視員,後調任五華縣赤衛大隊政委。

1930年,參加黨的代表大會之後,黨組織派他到興甯縣委工作。到興甯後,因聯絡機關被破壞,找不到興甯縣委,便潛伏在同志(潘輝修)家中住下。

1931年因難于找到組織,伍晉南化裝到了紅軍獨立三師被李井泉同志留下任獨立三師青年科長。從此成為紅軍隊伍中的一員,繼而參加了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裡長征。把自己的全部精力融進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

在他的履曆表上有着這樣的記錄,1931年江西贛南參加紅軍曆任:獨立三師青年科長、組織科長;紅一方面軍第三軍團政治部破壞部長;陝北紅二十八軍政治部主任;一二〇師716團政治部主任;陝甘甯邊區留守兵團政治部主任;三五八旅政治部主任;吉林省工委副書記,軍區副政委、政治部主任;吉林省吉北地委書記;安東省第四地委書記、縣委書記;安東省辦公室主任;廣東省北江地委書記兼北江軍分區政委。全國解放後任粵北區委書記兼軍分區政委、粵中區委書記兼軍分區政委。廣西省委書記、省委書記處書記。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書記處書記兼監察委員會主任、黨校校長。陝西省政協副主任。

1945年,伍晉南作為黨代表出席了黨的第七次代表大會。會後,毛主席、劉少奇、陳雲親自與他談話,讓他帶一批幹部回廣東工作。按照中央的指示,他帶領100多名廣東幹部随軍南下。行至太行山,接到中央電報,說日本投降了,廣東幹部隊伍停止南下,立即轉赴東北。受中央之命,伍晉南率領幹部隊伍即刻奔赴東北。他們靠着兩條腿走路,經過近兩個月的艱難跋涉到達沈陽。

11月10日東北局決定在長春成立吉林省工委、任命張啟龍為工委書記、伍晉南為副書記。按着東北局的指示,他立即趕赴長春與先期到達長春的張啟龍同志共同開辟吉林省的工作。

光複後的長春乃至全省,情況錯誤複雜。蘇軍在日本投降後,将駐東北總司令部設在長春,對長春、吉林、延吉等地實行軍管。根據東北光複前夕簽訂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蘇軍将中長鐵路沿線及各大城市交國民黨接收,不允許我黨在大城市駐軍、設黨政機關。國民黨為“和平劫收”東北,在長春設立東北行營和保安長官司令部。東北行營指揮各地國民黨黨部網羅日僞殘餘,搞起地下軍、先遣軍、挺進軍、成為強占東北的别動隊。由于日僞14年法西斯統治,我黨在吉林省基礎薄弱,人民群衆對我黨不了解,在這種情況下開辟黨的工作是很艱難的。

面對困難,伍晉南沒有絲毫畏難情緒,他積極協助張啟龍同志開展工作。他們以長春、吉林、延吉為中心開辟黨的工作,即在健全省各級領導機構的同時,派幹部到各地組建地(市)、縣級黨委和民主政府,擴編部隊,建立地方武裝領導系統,接收日僞政權、消滅日僞殘餘勢力。遵照東北局的指示,成立了吉林軍分區,由周保中任司令員、萬毅任第一副司令員、賀慶積任第二副司令員。張啟龍和伍晉南分别任政委和副政委。

為了鬥争需要他們迅速擴大與組織了2萬人的新部隊。在新部隊中有一部分是招兵買馬方式組建的,緻使一些日僞時期的軍、警、憲、特和國民黨地下軍乘隙混入部隊,并且竊取了某些領導權。在國民黨主力部隊猖狂進攻東北和蘇軍限令中共撤出大城市的嚴峻形勢下,那些政治素質差,成分複雜,尤其是被竊取領導權的部隊紛紛嘩變,甚至是殺害我黨領導幹部後攜械叛逃,或占據鄉鎮進行法西斯專制。針對這種情況他和張啟龍于11月23日向各級黨委和部隊發出了《關于目前部隊政治工作的指示》,提出“目前部隊政治工作應該轉到以鞏固為主,在鞏固中繼續擴大的方針。要求各部隊必須大量發展黨員,建立黨的核心組織,健全政治機關,加強政治教育,認真解決好幹部問題。強調要“調換那些來曆不明、品質壞、不可靠的投機分子,清查混進隊伍中充當幹部的奸細分子”。又以省工委和軍區名義于12月發出了《關于堅決徹底消除黨政軍中的奸細、壞分子的命令》。命令各級黨政軍部門領導親自動手、進行徹底清理,“發現奸細分子,必須毫不遲疑地堅決逮捕,做到一個不留”;“對不可靠的動搖分子,必須堅決清洗出去”。對部隊進行了及時有效的清理整頓,使吉林軍區所屬的新部隊日益鞏固起來,及時投入剿匪和鎮壓反動勢力的鬥争,為保衛新生的民主政權做出重要貢獻。

八一五後,德惠縣境内,以戚慶元、劉麟普為首的日僞殘餘、土匪、特務及國民黨勢力糾集在一起,網羅僞警察大隊、鐵路警護隊拼湊一股反動勢力。急不可待地成立了國民黨德惠縣黨部,僞警務科長戚慶元任縣黨部書記。還建立了反動政府、“地方維持會”,等國民黨來“接收”。10月我大軍陸續北上,由于形勢所迫,自知在德惠站不住腳,戚慶元于10月下旬逃往長春。劉麟普、孫啟、楊大勇等反動頭目,帶領警察大隊和鐵路警護隊全部人馬及武器,亦于11月初退避到距德惠縣城30餘公裡處的靠山屯鎮一帶,并與農安、扶餘兩縣逃亡的反動武裝勾結一起,集結日僞殘餘和地主土匪殘餘勢力達500多人。這幫匪徒自恃力量強大和占據有利地形,經常出來騷擾百姓,嚴重擾亂社會治安,虛張聲勢反接收、揚言要“收複”德惠。是當時反接收擾亂社會治安的一股頑敵。

12月,吉林軍區決定由伍晉南協助獨立一團(原山東渤海軍區七師黃榮海團)去圍剿這股頑敵。當他和随從人員抵達黃榮海團時,天已擦黑。部隊從農安出發,6日拂曉前,進到靠山屯投入戰鬥。戰鬥中黃榮海團長負傷,但不下火線,仍指揮戰鬥。7日晚戰鬥結束,經過兩天一夜的激戰,全部殲滅了頑敵。敵營長被擊斃,活捉了團長孫啟和騎兵營長楊大勇,生俘150餘人,繳獲輕重機槍8挺,步槍500餘支,戰馬100餘匹及各種子彈等。這場戰鬥徹底殲滅了德惠縣境内的大股國民黨地下軍,為我黨全面接收德惠提供了保障。

1946年1月三3日中共中央東北局派林楓在海龍鎮召開會議,貫徹東北局關于區劃變動的指示,吉林省與遼北省合并。在吉林省工委和吉林軍區的基礎上成立吉遼省委、(亦稱東滿分局)和吉遼軍區,由林楓擔任省委書記、軍區政委、張啟龍任省委副書記,軍區副政委,伍晉南調任軍區政治部主任。

1946年5月,吉遼省委撤往延吉。同年7月,重新組建吉林省委。11日省委在敦化召開擴大會議,傳達貫徹東北局哈爾濱高幹會議精神和“七七”決議。分析了形勢,提出了為創造東滿根據地與準備粉碎敵人進攻而鬥争的任務。會後,伍晉南決心響應東北局在“七七”決議中發出的“跑出城市,丢掉汽車,脫下皮鞋,換上農民衣服,不分文武,不分男女,不分資格,一切可能下鄉的幹部統統到農村去”的号召。向省委提出做地方工作的要求,以便更好地落實中央關于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的指示。省委同意了他的請求,決定調他去吉北地委,任地委書記兼吉北軍分區政委。

吉北地區地處哈南,在東北解放戰争中,既是北滿根據地的門戶和屏障,又是對吉、長之敵作戰的可靠後方,戰略地位極為重要。所轄的榆樹、舒蘭兩縣和松江、永北兩個辦事處,是對敵鬥争的前沿。同年8月伍晉南來到吉北地委所在地舒蘭,帶領地委同志認真貫徹中央“五四”指示和兩個“決議”精神。領導吉北人民深入土改,發展生産、參軍參戰,支援前線。把全身心投入到創建與鞏固根據地,支援解放戰争的工作之中。

伍晉南到吉北地委時,正是深入貫徹中共中央“五四”土地指示,要把減租減息的鬥争,引向将惡霸地主的土地分配給無地,少地的農民。為了認真貫徹“五四”指示和兩個“決議”精神,他于9月主持召開了各縣負責同志會議,提出要進一步發動群衆,深入解決土地問題,為實現耕者有其田而鬥争。并且要求在繼續深入進行反奸清算,減租減息退租中,到年底徹底解決大地主、漢奸惡霸的土地,徹底重新分配未分好的敵僞公地。根據”七七”決議精神,他指示地直和各縣組織工作隊,深入農村、發動群衆,解決土地問題。要求地委副書記及各部部長,各縣委書記、部長均下鄉直接領導工作隊開展工作。9月22日他與地委副書記李夢齡向吉林省委呈報《吉北群衆工作報告》。報告用典型事例和具體數據彙報自地委建立兩個月以來,吉北地區反奸清算,分配公地,減租減息,群衆組織、群衆武裝和對敵鬥争等情況,指出了在分地中存在的問題,總結了對敵鬥争的經驗,提出了今後群衆工作方針。伍晉南在領導吉北地區土改運動中注重調查研究,對于運動中出現的偏向及時向吉林省委和東北局報告,剖析問題原因,提出解決問題的标準,指導運動健康深入發展。他在開展土地鬥争的地區,經過深入調查發現三個問題:一是有些幹部隻滿足于分漢奸、惡霸地主的浮财,不注意分他們的土地;二是工作隊包辦代替,滿足于地主獻地,不是發動群衆開展鬥争,因而對漢奸、惡霸地主打擊的不夠;三是侵犯了部分富裕中農的利益,有的地區接受中農獻地,對他們搞小清算,影響了對中農的團結發動。出現了“夾生飯”現象。鑒于上述問題,他認為吉北分地,發動群衆不徹底。對此,曾于1946年11、12月多次向吉林省委和東北局書面報告,用典型事例剖析土改不徹底的原因。12月17日他向吉林省委寫出《吉北土地鬥争情況》的報告,闡述了吉北土地集中和分地鬥争等情況,提出關于半生不熟的三條準标:一是漢奸惡霸地主的威風基本沒打下去;二是土地表面分了,但是恩賜,不是經過群衆鬥争出來的,也不是群衆自己動手分的;三是基本群衆沒有發動起來。同時提出區别半生不熟的三條準标:第一惡霸地主的威風打垮了,向群衆低頭了,土地基本上已被群衆分了;第二基本群衆已經發動起來,敢與惡霸地主鬥争;第三積極分子隊伍形成了,群衆組織占了主導地位。報告還提出了深入開展土地改革及其政策的意見。提倡以點帶面,以典型帶動一般,逐漸全面鋪開。在他的領導下,吉北地區土地鬥争開展得轟轟烈烈,卓有成效。從9月至11月全區分配土地16.38萬垧,有30萬無地及少地農民分得土地。

吉北地區地處鬥争前沿,一切為了支援戰争,保證戰争勝利是壓倒一切的中心任務。伍晉南在領導土改運動的同時加強對地方武裝部隊的領導,強化部隊的組織建設和思想建設。狠抓部隊的政治思想教育和整訓工作,提高部隊的戰鬥素質。每次戰鬥結束都要總結戰鬥中的經驗教訓,集中時間進行整訓。政治方面,十分強調對全體指戰員反複進行土地改革、保田、保家鄉和仇恨蔣介石反動派的教育。通過思想教育、整訓、軍事學習、部隊的素質有很大提高。為以後大兵團作戰打下技術、戰術和思想基礎,為大反攻的“夏季攻勢”作了準備。讓部隊在戰鬥中發展壯大,不斷開辟根據地。1946年下半年吉北軍分區所屬各部除擔負本地剿匪外、主要戰鬥在前沿陣地,有效地制止了敵人的騷擾竄犯活動。部隊在戰鬥中不斷壯大,吉北軍分區經幾次擴兵,至1946年9月已由撤出吉林時的3000多人增至5000多人。

1947年1月,東北民主聯軍駐北滿部隊為策應遼東軍區“四保臨江”開始三次南渡松花江作戰。伍晉南和軍區司令員曹裡懷一起領導指揮部隊配合主力作戰。1月5日,駐北滿一、二、六縱隊開始“一下江南作戰”,次日吉北軍區所屬部隊攻占了石屯,阻擊吉林保安團向其塔木增援之敵,配合一縱于張麻子溝、其塔木全殲敵新一軍三十八師三個營,取得“一下江南”的勝利。此後,吉北軍分區所屬部隊返回舒蘭邵家溝休整。并于2月12日改編為東北民主聯軍獨立三師,師長曹裡懷,伍晉南兼政委。繼續負責開辟吉北地區的任務。2月21日,駐北滿一、二、六縱隊“二下江南”作戰,2月24日吉北獨三師奉命佯攻德惠,配合主力部隊在城子街等地殲敵獲勝。3月8日駐北滿一、二、六縱隊“三下江南”作戰,12日吉北獨立三師奉命進攻吉、長鐵路線敵人據點、連克河灣子、土門嶺、桦皮廠、九台等火車站,牽制駐長敵軍北援,配合主力部隊在靠山屯、郭家店等地殲敵獲勝。取得“三下江南”的勝利。在三下江南作戰中伍晉南與專員武少文一道領導地委和專署發動廣大群衆全力支前。1月6日奉“東總”之命在榆樹縣成立總兵站,建立秀水甸子、榆樹、大嶺至拉林和由黑林子、土橋至五常兩條兵站線。榆樹縣建立了兵站醫院,舒蘭縣在邊沿區白旗建立了兵站。各縣兵站都由縣長任站長、縣委書記任政委。兵站下設運輸接待股和供給管理股,負責接待部隊、醫護搶救,轉運傷員運送糧草。在支援“三下江南”中地處前沿的榆南縣,幾乎家家有駐軍,部隊吃了老百姓許多口糧。榆樹縣派出擔架隊員達3.3萬人(次)、戰勤民工20萬人(次)、運輸大車3.3萬多台(次)、醫護人員29人(次),護理傷員460名、做軍鞋3.5萬雙。舒蘭縣組織擔架1750付、大車600台。為取得“三下江南”的勝利作出重要貢獻。

東北民主聯軍“三下江南”、“四保臨江”作戰獲勝,不僅扭轉了東北戰局,也打破了敵僞殘餘和一些人盼望國民黨、中央軍的幻想。鼓舞了解放區人民的鬥志,樹立了必勝的信心,吉北地區的形勢趨于穩定。按照省委年初群工會議的部署,伍晉南領導地委和專署,深入進行土地改革,全面加強根據地建設,發動群衆參軍參戰繼續支前,配合主力部隊反攻,不斷擴大收複新區。

财經工作是建立根據地的重要環節,經濟是擴大和鞏固根據地的基礎。伍晉南注重對财經工作的領導。為了克服當時财經工作的困難,保證戰争的需要。他與專員武少文于1947年3月28日主持召開了由各縣長、地方部隊團長參加的财經工作會議,并作了報告與總結。他在報告中指出:一年來吉北的财經收入主要依靠三個方面:一是沒收敵僞資财,二是運輸與作坊的收入,三是工商貿易。靠這些經濟收入,一是保證自己費用,二是支援了兩次戰争,三是援助東滿。成績是肯定的,但解放戰争還在繼續擴大,财經任務更為重要。他在總結中明确了今後财經工作的任務與完成任務應采取的措施。他指出财經工作主要是支援戰争,保證戰争勝利。一方面要支援戰争,一方面要減輕人民負擔,兩者存在矛盾。解決這個矛盾,一是戰争要勝利,二是發展生産。為奪取戰争勝利,吉北軍分區的部隊不能減少而要要增加,需用的經費主要從發展生産中去解決。要求機關部隊一方面發展自己生産,一方面幫助群衆生産,各部隊要做到戰鬥與生産相結合。強調厲行節約,嚴格執行财經制度。會後,各縣、各團都認真貫徹地委财經會議精神,在财經工作上堅持标準,執行制度,發展生産,支援戰争。對我軍繼續開展攻勢奪取勝利,做出了貢獻。

動員群衆參軍參戰,支援解放戰争。地委在夏季攻勢前和秋季攻勢中曾兩次發出關于擴兵問題的決議。決定夏季攻勢前擴兵7000人以擴充地方武裝。秋季攻勢擴兵一萬,全部輸送給主力部隊。各級黨委認真執行地委的擴兵決定,号召和動員青年農民參軍,及時完成或超額完成了擴兵任務。經過土地改革的翻身農民,階級覺悟空前提高,積極報名參軍參戰,保衛和平民主,保衛翻身的勝利果實。在解放區處處可見父送子,妻送郎參軍上戰場的動人景象。一批批新戰士、一隊隊擔架隊不斷湧向前線,解放戰争真正成為人民戰争。

配合主力部隊反攻,不斷地擴大收複區。“三下江南”以後,吉北獨立三師奉“東總”之命進行了整訓,提高了戰鬥素質。5月13日至7月1日,東北民主聯軍開始夏季攻勢。獨立三師奉命配合反攻,于5月13日攻克江密峰,全殲守敵保安第七團。5月17日,獨立三師第一次收複吉北重鎮烏拉街。6月15日于松花江以西聶司馬屯殲敵保安團大部。6月16日,攻占桦皮廠,擊潰敵六十八軍一二八師三個連及敵保安團等部,圓滿地完成了作戰任務。地委在夏季攻勢中繼續組織群衆支前,出動擔架1.2萬付(次),大車1.2萬台(次),核馬工269萬個、運糧草馬工達100萬個以上,有效地支援了解放戰争。

夏季攻勢結束後,伍晉南将地委工作的重點轉移到解決“夾

生飯”問題上。他于7月14日主持召開地委擴大會議。作出關于改造“夾生飯”問題的決議。決議要求各級領導要放手發動群衆,由群衆自己作主,自己動手,鬥地主、挖财寶、分田地。對大地主及漢奸、惡霸地主不但要分掉其表面的土地、房屋、牲口、家俱等,還要深入的“挖财寶、挖幹貨,追浮物、挖地窖”,要把其埋藏轉寄的東西挖淨起光。徹底摧毀其經濟政治基礎。決議指出,改造“夾生飯”要依靠貧雇農為骨幹,聯合中農參加,争取富農中立,集中力量徹底摧毀封建勢力的經濟政治基礎。要注意提拔常年勞動的正派積極分子,注意投機分子,流氓分子、地主腿子的活動,并防特務活動。決議要求各級領導應以大膽放手的方法,急起直追的精神,繼續進行深入鞏固工作,為實現東北局“在東北解放區内要求在今年年底以前,全部消滅夾生飯”的目标而奮鬥。

7月27日東北局發出《關于挖财寶運動的指示》,要求挖大中地主、漢奸、惡霸、特務的财寶。為貫徹東北局的指示,伍晉南要求各縣從8月起,在改造“夾生飯”的同時,開展“砍挖”運動(即砍大樹——指地主、挖财寶運動)。各縣按要求開展了向地主鬥财寶,追浮産,挖地窖,刨老根的“砍挖”運動。其中榆樹縣的“砍挖”運動搞得生動具體,縣委為推動“砍挖”運動,在一區雙井子村舉辦了翻身教育展覽會。展覽分5個會場(地主、财寶、特務、下台幹部、功臣),從8月19日至22日組織各區8000多人到展覽會參觀。各區翻身農民聯系5個展室的典型事例,采取自己教育自己的方法,自己提出問題,自己解決問題,把運動引向了深入,在經濟上給地主以沉重打擊。經過“砍挖”榆樹縣挖财寶總價值37億元(舊币),舒蘭縣挖财寶總價值近10億元。摧毀了地主的經濟基礎,打掉其政治威風。

1947年9月正當吉北軍民深入開展土改運動,支援東北民主聯軍秋季攻勢時,因工作需要伍晉南調離吉北地委,任安東省第四地委書記。他主持吉北地委工作雖然隻短短的一年,卻為吉北地區的土改運動和根據地建設做出重要貢獻。

伍晉南在安東省任地委書記和縣委書記期間,貫徹執行了東北局、省委、消滅封建勢力,徹底平分土地以及糾偏、生産、救災等方針政策。完成了領導土地改革的曆史使命及其它各項工作。

1949年11月,伍晉南赴廣東任北江地委書記兼北江軍分區政委。領導北江人民清匪反霸,完成土地革命,建立新政權。

1952年8月,伍晉南任廣東省粵北區黨委書記兼粵北軍分區政委。1953年12月任粵中區黨委書記兼粵中軍分區政委。

1954年冬,伍晉南調到廣西工作。曆任省委副書記,省委書記處書記、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書記處書記、兼任監察委員會主任、黨校校長。

農業合作化運動中,廣西農村部分地區于1956年秋後發生了鬧退社問題,至1957年春節後逐漸嚴重。為鞏固和發展農業合作制,伍晉南前往問題嚴重的容縣專區,深入各區、縣、鄉調查了解分析問題的原因和性質,根據不同情況采取相應的辦法與措施,平息了退社風波,保證了春耕生産。為農業合作化道路掃清了障礙,使之暢通無阻向前發展。

作為分管文教工作的書記,在抓教育工作時,伍晉南認真貫徹毛主席提出的“教育必須為無産階級政治服務,必須與生産勞動相結合”的教育方針。并針對廣西95%的人在農村以及廣西農業基礎薄弱、農民經濟收入很低的特點。提出實行兩條腿走路辦教育的方針。在實行全日制中、小學的同時,大力興辦耕讀小學,創辦了農業中學、走讀農中、農業中等技術學校。到1965年耕讀小學在校人數達到48萬人,适齡兒童入學率為80%以上,農中人數也達5萬。為了培養出高科技農業人材,1965年還創建了廣西勞動大學、伍晉南親自兼任黨委書記、校長。

1965年6月,伍晉南在領導四清運動期間、主持召開了全區半農半讀教育會議,傳達全國農村半農半讀會議精神,并且提出要把初級農業中學、中等半工(農)半讀技術學校和半工(農)半讀的高等學校逐步發展起來,建立一個半工(農)半讀的教育體系。使廣大人民群衆特别是廣大農民受到文化教育,學到科學知識,建設好社會主義新農村。

正當伍晉南為廣西的文化教育和黨的各項方針、政策在廣西得到貫徹落實而辛勤工作時,爆發了文化大革命,他受到殘酷的迫害。雖然身處逆境,但他仍然相信群衆、相信黨,安然處之。他在被放到南甯機械廠勞動期間,寫下了:參加勞動到基層,與衆“四同”一脈連。感謝職工多指點,對我身教又言傳。今當百姓又當“官”,心底無私天地寬。年逾六旬身尚健,樂以雙手舞連杆。的詩名表現了一個老共産黨員的高尚情操。

1978年在冤案尚未糾正的情況下他忍辱負重,赴陝西省任政協副主席。并寫下:服從黨決定,奉命到西安。工作有需要,忘私心自寬。的感人詩作。他擁護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擁護改革開放政策和黨的四項基本原則。貫徹執行十一屆三中全會路線領導政協參政議政為改革開放和四化建設獻計獻策。

1983年經黨中央批準同意,廣西自治區黨委作出決定,在文革期間強加給伍晉南同志的各種莫須有的罪名是錯誤的,予以徹底平反,恢複名譽。1984年,經組織批準伍晉南到廣東離職休養。

伍晉南同志具有堅定的共産主義信念,無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環境,始終保持對黨的赤膽忠誠,毫不動搖。他認真學習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注意鑽研理論問題,堅決貫徹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他堅持原則,作風民主,謙虛謹慎、待人真誠,生活樸素。他認真學習鄧小平同志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關心黨和國家大事,關心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

伍晉南同志不僅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革命長者,而且也是一位詩詞愛好者和創作者。離休以後仍關心黨和國家大事,積極參加各項社會活動,并潛心緻力詩詞創作。用以歌頌我們的黨,歌頌偉大的祖國和改革開放事業。他于耄耋之年參加了在南甯舉辦的第四屆民族運動會,寫下了:“參加盛會喜由衷,四集花開一片紅。各族健兒齊奮起,繼承傳統展新風。一心一德争先進,互助互幫表至公。日麗風和邕水暖,中華民運慶成功。”的詩作,歌頌偉大祖國的民族盛事,歌頌各族人民大團結。表達其熱愛祖國和人民的赤子之情。

伍晉南同志是黨的七大代表,一屆、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他嚴于律已,廉潔奉公,光明磊落,關心同志。他忠于黨,忠于人民。将自己的一生獻給了偉大的共産主義事業。

1999年3月23日,伍晉南同志于廣州逝世,享年90歲。

    原載中共吉林市委黨史研究室編著《中共吉林市黨史人物(三)》,東北師大出版社,1999年出版

下一篇文章:張 策
上一篇文章:沒有了